图为救火员化工救济
场景。 四川消防 供图

  “逆行人”的牺牲与隐忧

  “从我手上救活的矿难遇险职员有几十名,遇难的也见过。”在神华团体位于鄂尔多斯的下属企业神东团体举行的一次应急救济
技巧竞赛中,一名救济
职员告知《工人日报》记者。在那场技巧竞赛中,20多家企业数百名矿山救济
队员和消防队员加入。

  产生
矿难、大火等变乱后,人们时常能经由过程电视画面看到救济
职员的身影,只不过,他们不是现役的消防武警,而是企业职工,却干着救火员的活儿,同样是向火而行的“逆行者”。

  他们的故事,更不为人知。他们的尴尬,也难以被理解。

  时常在梦中惊醒,认为安装着火了

  石军是神华团体煤制油鄂尔多斯分公司消防队的大队长,年近50岁,管理着一支50多人的消防队。由于训练科学、严正,他的步队在神华团体各企业的技巧大赛中,老是能够取得好成绩。“我们一般采取军事化管理,24小时随时待命,有变乱处理变乱,没变乱就加强训练,为处理变乱做准备。”

  24小时待命是整个应急救济
行业的事情常态。不论是矿山救济
队仍是消防队,都必需保证一有变乱产生
马上就能行动。“救火员必需保证变乱产生
后,三五分钟就要达到现场。”镇海炼化消防支队队长刘猛飙说。

  镇海炼化是国内最大的炼油企业,次要加工原油和消费乙烯产物,均易燃易爆,且安装良多,有近300人的消防步队。由于24小时待命,许多人一开始不习惯。29岁的朱贤峰已在镇海炼化消防队事情了9年,即便休假在家,他脑筋也时刻紧绷着,时常在睡梦中惊醒。“会一会儿坐起来,认为安装着火了,半天才能回过神,原来是在家里。”

  有的人会认为,消防队平常无事可做,可以休息,其实不然,队员在平常必需保持高强度训练和学习。攀登、负重跑、模仿演练,每天都会有专门的训练科目,课程排得满满的,往往夜晚还要保持训练。也正因如斯,许多人都练就了一身肌肉。除了体能,救济
学问的把握也是非常重要的环节。

  在神华团体的救济
技巧大赛上,有一个科目是负重障碍跑,模仿在煤矿巷道中介入救济
。队员需要身背近20公斤的救济
装备
,奋力奔跑800米,期间还要攀登、过单边桥、穿模仿巷道,跑上去后,这些身强力壮的小伙子都会累瘫在地上。

  比起24小时待命的紧张、长时间训练的辛苦,最大的考验仍是变乱产生
后,这些没有警衔、不穿军装的企业职工,要和武士一样冲上去,面临生与死。

  慢走一步,就可能埋在哪里

  孙牧来自国内另外一家大型煤炭企业,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救济
队,不到35岁的他在矿难变乱救济
中已不避水火。“在高温高压的矿井里,你基本不晓得风险会从哪个方向突然袭击你,时常你刚刚从一个处所走过,哪里就坍塌了,慢走一步,可能就埋在了哪里。”

  这类风险对于孙牧来说,已司空见惯,但他又很少向家人提及。“我们形成了一个共识,不会把这类风险告知家人,甚至我们在救济
后,回到家里,家人都不会晓得我们去干什么了。”

  神东团体救济
队负责人告知记者,早些年,队员在介入煤矿救济
时,时常出现进去后出不来的情况。特别
是小煤窑普遍具有的年代,矿区已被开采得四分五裂,出现矿难后,地下情况非常复杂,宛若迷宫,救济
职员下井之后,只能用绳子把大家连在一起,否则很难走出来,甚至遇难职员没有救出来,却搭上救济
职员的生命,有的救济
队员,就如许牺牲了。

  在镇海炼化的库房里,记者看到了许多先进装备
,价值超过千万元的进口消防车就有多辆,企业希望经由过程提供好的装备,减少救济
职员的风险。

  在不少处所,企业救济
队不但
承担着企业自身的救济
任务,还要配合本地当局介入其他救济
事情,甚至因为装备齐全、职员划一,成为处所救济
事情中的主力。神东团体矿山次要分布于陕西、内蒙古和山西的交界处,点多面广,对应急救济
的要求非常高。260多人的救济
步队,装备了专门的装备
,如许的规模在本地处所救济
力气中都很少见,也因此在处所救济
中能起到很大作用。

  然而,神东团体消防队的负责人,却忧心着未来。这位负责人告知记者,救济
队目前以30岁如下年轻人为主,结构平正。但5年、10年后,这批队员年龄大了,体能差了,跑不快了,怎样安设他们?

  希望未来能得到保障

  有煤炭企业救济
队负责人告知记者,许多救济
队员岁数稍微大一些,就会被调解到其他辅佐岗亭,比如保安等,岗亭层级很低,也拿着企业最低的工资。从事着高危行业,但不直接发明效益,又要花钱养着,让这一集体在企业中往往并不受重视,位置和待遇普遍不高。

  “我们是国有企业,编制就这么多,岗亭也就这么多,这些兄弟们未来怎样办?”神东团体消防队负责人说。而在兖矿团体,救济
队员48岁转岗已成为制度,但退上去的职员基本上是安设在一些辅佐岗亭。

  在这一行干久了,一同经历死活,让这个集体之间有着不同一般的情感。“我就要求队员们好好训练,练成专家、人才,然后把他们运送到其他企业消防队,担任业务骨干。”石军说。但这毕竟不能从基本上解决这一集体面临的隐忧。

  因为职业发展前景受限,整个行业的职员流失问题比拟严重,特别
在一些重大变乱并形成救济
职员伤亡后,许多人都再也不情愿从事这份事情。即即是在镇海炼化如许待遇相对较好的企业,救火员年流失率也都在30%以上,迫使他们每一年都要重新招聘新人,有时候一年要招聘两次。

  为了留住人,镇海炼化还想了许多方法,比如每一年进步工资,发明进修机会,采购更好的装备
等,朱贤峰就在队里的帮忙下,拿到了大专学历。“表现好的队员,可以转成有编制的正式工。”神华团体副总经理李东告知记者。

  “光靠企业一家出力是不行的,特别是不同企业效益不一样,能投入的资源也不一样。”有企业消防队负责人向记者率直,“可否从当局层面出台一些措施,以保证消防队的战斗力,也保障企业消防队员的未来?”

Last modified: 2019年6月12日

Author